笔趣阁5200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之第一锦鲤 > 第19话 香方诱娇人
    对于天歌要做男用香粉这件事,方老板没怎么往心上放。

    少年人意气风发,这股劲儿来得快,去的也快,尤其是放在院子里的泥焙炉子已经有两天没有动烟火,方老板觉得这事儿只怕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这天晌午饭后,店里客人大都吃完饭回房休息,方老板也在柜台后的摇椅上躺晃着小憩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风吹来,一道清新滋润的气息浸入脾肺,像是夏日里浸过绿竹的清泉洌香,让因为天热而困乏的方老板贪婪地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感觉,就像灌了一口加了冰的绿豆汤下去,整个人倍儿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方老板伸了个懒腰,嘴?#25237;?#20102;动,紧接着便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循着气味儿一路向前,方老板终于将目光锁定在院子角落的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“林哥儿?”方老板探着脑袋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方老板。”炉火前的少年转过头来,手上鼓动风箱的动作却不停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

    “焙香,等这道工序完成了,先前允你的香粉也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方老板愣住了,吸着鼻子又嗅了嗅,确认自己闻到的那股凉意十足的气味儿就是来?#38405;?#20010;焙炉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那里面加啥了?咋还闻起来凉凉的?”

    方老板忽然觉得,若是夏天能闻着这香,好像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薄荷、檀香、龙脑香、?#19968;ā⑾感痢?#19969;香还有青竹。”

    少年张口就来的香料,却让方老板?#34892;?#26197;了头,“这么多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薄荷、檀香、龙脑香、?#19968;ā?#32454;心、丁香还有青竹……”

    百花阁中,徐芮琢磨着来人报上的香方,眉?#32954;?#36441;,“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方子。”

    薄荷醒脑,但是量多就会刺鼻,量少无法留香,是以制香之时,薄荷的量都是最难把握的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制香的时候,你可看见他调试了几次?”徐芮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……一次……”来人的声音?#34892;?#39076;,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自家小姐的神色。

    就是自家小姐,按照香方制作的时候,也会多多少少?#34892;?#22833;误。

    “或许,那位林公子?#30343;?#22240;为手熟,以前正好做过,所以一次即成。”伙计小声宽慰。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他刚制出的三样香,可都是你连闻都不曾闻过的。”

    徐芮看着桌上已经制好的离娘草脂膏,?#34892;?#24863;慨,“这说明了什么?说明这位林公子,至少掌握着三?#20013;?#35760;乃至整个江南脂粉店里都没有的香方。”

    被徐芮派出去人,都?#21069;?#33457;阁精挑细选的伙计。

    这些人常年浸淫香道,嗅觉异常灵敏,对于如今市面上的香粉及其气息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他们都闻不出来的香粉,那就说明这位林公子手中的,是全新的香方。

    “走,我跟你们一起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徐芮站起身来,朝外走去,临出屋似又想起什么,回身带上了放在桌上的瓷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鸿福客栈内,天歌正坐在桌前,跟方老板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散制南朝遗梦,香气凛冽,?#34892;?#26790;清心之用,虽有?#19968;?#39321;甜,但更多的是青竹的清新,气味清冽干净而不呛冲,最适合男子夏季佩戴,显修竹之气节。”

    听完少年的介绍,方老板什么都没记住,除了一条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确?#30340;?#37266;梦清心!我?#29031;?#30561;着呢,闻到这味儿一下子就醒了,管用的很!”

    天歌失笑:“夏日气闷,借冰取凉太奢侈,而且?#35009;?#27861;?#31508;?#21051;刻做到这点,所以多有不便。但其实人之五感相通,触觉上的凉意和嗅觉上的清凉,带来的效果之差其实?#30343;呛?#22823;,所以夏天佩戴此香,会更为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林哥儿,你说这香,我真能用?我可是大老爷们儿……”

    方老板?#34892;?#24515;动,?#20174;?#23475;怕真用了显得娘里娘气。

    “那不然您别用了?然后大热天的顶着一身汗,在老板娘身边转转彰显彰显自己的男子雄风?”冲着方老板挑了挑眉,天歌促狭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!我要敢这样,她不得将我扔出来。”

    自家那母老虎这林哥儿又?#30343;?#19981;知道,爱干净的紧,自己要是满身臭汗在她面前溜达,不被河东狮吼才怪呢!

    “那我……?#20801;裕俊?#26041;老板想了想,还是?#34892;?#29369;豫。

    “您先想着,再看看这个,给老板娘准备的,您闻闻?#19981;?#19981;?”

    将先前的南塘遗?#38382;?#22909;,天歌又打开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?”方老板不懂就问,“闻着还挺好闻,给我再闻闻。”

    方老板不懂香,但?#20174;?#30528;直男的喜好。

    “这叫花间露,晚间房事宜?#20040;?#39321;。取檀香、?#19968;ā?#30334;合、荷花、丁香、茱萸子、蜂蜜、?#24635;?#21046;成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店内毫不遮掩,站在门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污言秽语,伙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重庆时时彩国家不管吗